譚偉成

性別: 

籍貫:

本人並無才德,不能為民請命,當議員之途,不敢妄想,又無音樂感,藝術天份又低,音樂家、藝術家自然沒有我的份兒,幸好平時極喜胡思亂想,愛發白日夢,夢中有很多千奇百怪的意念及遭遇,閒來便把它寫在紙上,並嘗試把沒頭沒尾的怪事奇夢,互相銜接起來,居然可以串成一些故事情節,遂大起膽子,學人當起編劇來。還記得入行之時,前輩們好言忠告,謂三思才入行,因為做電視編劇難,當電影編劇更難,作為全職的電影編劇更是難上加難。我居然當作耳邊風,不聽前輩言,投身編劇為金錢,轉眼間,投身編劇行業,幹舞文弄墨的生涯,已差不多有十個寒暑了。編劇的辛酸苦樂,我差不多已經嚐透了。曾經有人問我,十年人事幾番新,可有想過轉行,另尋新生,我只是微微的泛起一絲謝意,聳聳肩膊,搖了一搖頭,回答他一個「不」字。

編劇生涯不是夢,夢醒可以再尋夢,編劇是夢的創造者,從寫劇本的當中,編劇便要代入劇中的所有角色中,在腦海的舞台裡,一頁一頁地演繹出來,一言一語,一舉一動,都是生命的一點一滴,在撰寫完一個劇本之後,基本上已經在編劇的腦海中演繹及拍攝完成。我愛編劇這個工作,我對編劇工作無悔。(1996)

譚偉成 作品一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