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燕

性別: 

一九八七年,我的弟弟林嶺東在拍攝《龍虎風雲》時,曾經找我提供過資料。《龍》片成功後,阿東走來問我有沒有興趣寫劇本,鼓勵我嘗試。《龍》片往布吉島旅遊慶功。我躲在酒店房間七日六夜,寫出了長達一百八十頁原稿紙的《監獄風雲》初稿,字數超過七萬,這幾天我寫的字比我三十二年來所寫的字加起來還要多。 阿東看過後覺得可觀性很高,但因我未接受過甚麼編劇的訓練,所以起承轉合,高潮跌宕這類技巧完全欠奉。阿東用了兩個星期教我這些基本技巧,之後我便閉關寫《監》片的第二稿。 起初,不敢抱太大的期望,我也不用自己的真姓名(林嶺南),而用了筆名南燕。「南」是我的名字,「燕」是我太太的名字,假如《監》片失敗的話,也只算是給我倆留一個紀念。結果如何?相信不必說了。 三十二歲才入行,用了兩個星期上速成班,處女作甫出街便叫好又叫座,加上學歷不高,很多行內人都說我是個奇蹟!我想這也算是機緣吧!假如我沒有一個當導演的弟弟,假如他不是那麼有眼光,假如我沒有膽量迎接這個挑戰,相信電影圈裡可能就沒有南燕這人,一切都拜我的弟弟兼老師林嶺東所賜。《監》片的成功給我很大的鼓勵,就這樣,我一個劇本接一個的寫下去,至今已寫了差不多三十個劇本。 當編劇最大收穫,除了劇本費外,就是當見到觀眾在看你的作品時拍掌叫好的那份滿足感。當然,要得這份滿足感,就要廢寢忘餐,不眠不休,絞盡腦汁,挖空心思去「度穚」,入行八年給我最大的報酬,你知道是甚麼嗎?除金錢之外,就是頭頂上的白頭髮和一身的病痛。(1996) 近年因健康欠佳已然退休。

南燕 作品一覽